鬼吹燈 > 北雄 > 第785章大勢(十二)

第785章大勢(十二)

    漢王的旗號并沒有那么吸引人,無論是李破的出身,還是關西人對他的觀感,都無法讓他像李淵一樣受人歡迎。

    也就是隋末戰亂持續的久了,可謂民心思安,所以對王者的要求也就變得了,不然的話,一個勉強能進入關西世族門墻的人,在人們眼中差的可就遠了。

    好在李破這些年努力補足了不少的短板看,他娶的是關西世閥女兒,漢王在名義上也是蕭皇后封的,是前隋正統,也還打著日月星辰旗。

    別看人們對楊廣恨的咬牙切齒,可經過這么多年的戰亂,人們對前隋的旗幟依舊很有親切感,就像宇文士及所言,現在還能打著前隋旗號的人,也就漢王一家,可不光他父親如何如何,很多人對此都有所感觸呢。

    再加上晉軍兵精糧足,對關西人形成了壓倒性的武力威懾,于是關西人便表現出了羞羞答答,欲拒還贏的姿態,打算觀望一下形勢再說。

    尤其是秦王府眾人,上一刻還都自詡國之棟梁,智謀之士,與太子一黨斗的熱火朝天,好像天下已在他們掌握之中一般。

    可下一刻能,都沒怎么掙扎就都淪為了階下之囚,各個如在夢中,這要是不矜持一下,可就說不過去了。

    于是也就弄的李破意興闌珊,暗道這些人不識時務,若是此時助我成事,哪怕你把城門給我弄出一條縫來,也算你大功一件不是?

    如今卻扭扭捏捏的像個娘兒,既怕老子要了你的小命,又不想給老子出力,都想什么好事呢這是?

    哼哼,等老子進了長安城,再拿爾等做法……

    其實吧,也是他這些年收拾的河南人太多,河南被王世充,李密兩個禍害的太過厲害,令河南風氣大壞,僥幸存活下來的家伙不管良莠,全都成了墻頭草。

    這不免也影響到了李破,讓他自我感覺良好了起來,可到了關西人地界,威望不足這一點就變得極為明顯了,讓他多少有些不適。

    而他跟南人還沒什么交往,一旦遇見了,估計又要遭他吐糟一番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隨著時間的推移,長安城中的氣氛越來越是緊張。

    城中唐軍各部并未因晉軍不曾攻城而有所減輕,反而壓力持續激增。

    為了防止有人作亂,城中已施行了各種禁令,閑雜人等無故不得上街行走,不得攜帶兵器,等等等等。

    內城和外城之間也隔離了起來,守軍各部將領也都換成了值得皇帝信任的人,即便如此,李淵也不再走出宮城,唯恐有人借機行刺。

    沒有人能在這種時刻獨善其身,很快李淵的詔令便下到兵部,戶部等衙門,讓他們召集京師各個貴族府邸的家將,仆役等成軍,代替守軍巡行街市,以防有人作亂。

    可惜成果寥寥,在這等時節,貴族又怎會將命運交到別人手上?家兵和仆役是他們最后的依仗。

    而且你今天把他們的人都召走了,明日里是不是就要讓他們把家中的糧食拱手相讓?再過幾天,若是城中大亂,是不是有人就要闖入他們的府邸,禍害他們的妻兒?到時大家哪還有反抗之力?

    他們不愿出力的另外一個原因則更為現實,那就是就算換了皇帝,新的主人依舊得倚重他們,所以他們又怎么會在此時得罪有可能成為他們主人的人呢?

    由此守軍面臨的問題可就大了,不久之前,因為馮翊告急的緣故,左驍衛大將軍竇軌率兩萬人援馮翊,結果一去不返不說,晉軍和飛一樣突然便出現在了長安城下。

    兩萬人,這可不是個小數目,別看動不動就有十幾二十萬人的大軍出征,那大多都是征召府兵而來,其中還要有一部分民壯……

    晉軍為何如此強大,其中一個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兵力組成上,幾乎都是實打實的精兵強將,沒那么濫竽充數的人。

    唐軍就不一樣了,和前隋軍旅相比都要差上一些,就更不用說和晉軍相比,再加上重外虛內的兵力配置……

    所以竇軌帶走了兩萬人馬,長安守軍的兵力立即陷入捉襟見肘的境地,不然以李淵的脾性,又怎么會征募貴族私兵來用?

    在這一點上他和楊廣差不多,都信不過這些關西“匪類”,甚至于他比楊廣都還要差些,畢竟人家楊廣在敗亡之際,還有衛玄,陰世師等人極力試圖挽回,這等時節,除了他的親族之外,李淵又敢放心任用哪個呢?

    當然了,李淵肯定也少不了有那么幾個忠心耿耿的臣下,只是不如衛玄,陰世師好用而已。

    比如說左武衛大將軍姜寶宜就是其中最顯眼的一個,在襄邑郡王李神符出掌馮翊之后,他就是皇家御衛的頭子。

    在李秀寧出京去永豐大倉之后,連宮中的千牛備身府都歸他掌管了,可見李淵對他是極為信任的。

    對于姜寶宜而言,唯一有些遺憾的是,可能今后都沒什么外出領兵建功的機會了,他那“耀眼”的戰績,也讓人再不敢任其出外為將。

    還是那句話,姜寶宜這人領兵之能不敢恭維,為人處世也是稀里糊涂,可有一條,這人的忠心真的無可指摘。

    什么太子一黨,什么秦王一派,或者是小肚雞腸的齊王李元吉,在他這里都不成,他就算不敢得罪你,也絕對不會被你拉攏過去,對李淵可謂是忠心耿耿,不容置疑。

    這也是多年以來,不管他犯下什么錯,或者又說了什么糊涂話,得罪誰誰誰,都安然無事,還能一直身居高位,無法撼動的原因。

    等到李破兵臨城下,姜寶宜這個位置越發的重要了起來,皇宮以及內城的安危都被李淵交在他的手里,外城的各部守軍其實也逐漸被置于左武衛府之下。

    一個特殊的時期,讓姜寶宜一下成為了京城防衛司令一樣的人物,所以說人生際遇這東西,還真難講的很呢。

    如果這個消息傳到了李破耳朵里,若他還能回想起姜寶宜是哪個,他一定會大笑三聲,為李淵喝上一聲彩。

    可人家姜寶宜確實是來到了人生巔峰上,而比之當年,作為左武衛大將軍,常駐京師,統領羽林衛士,見到了無數的大人物,并與之打過交道,姜寶宜想不長進都不可能。

    可以說,人家已經不是以前的那個姜寶宜了。

    直到如今臨危受命……傳奇的人生不需要過多的解釋。

    “將主……”姜寶宜的親從統領,折沖校尉張滿急匆匆走了進來,也不管衛所中有多少其他人,只行到姜寶宜身邊,垂頭在他耳邊嘀咕了幾句。

    消息顯然重要而隱秘,姜寶宜只聽了幾句,立即揮手讓眾人退避。

    見人都出去了,張滿的聲音也高了起來,“還有左屯衛府將軍許世緒,驃騎將軍張平高等人已私會數次,說話時都在埋怨皇帝待他們太薄,說什么大家都有首義之功,卻造人排擠,功勞都被別人占了去,皇帝也不給他們撐腰……”

    姜寶宜直勾勾的盯著這個救命恩人兼心腹,一時間頭都大了幾分,他這些年確實安插了很多耳目,主要是皇帝有命,他不敢不干,不然的話,他哪有這個膽子去監視朝中文武?活膩了嗎?

    要知道這會兒可不興特務政治。

    而張滿口中的許世緒,張平高等人,都是皇帝太原起兵時的老人,不算秦王一黨,可卻都屬于晉人派系,在關西屬于外來戶,這些年被排擠的非常厲害。

    到了現在,官未升幾級,實權也少的可憐,有怨言那是十分正常的事情,可趕上這會兒敏感時刻……讓姜寶宜非常棘手。

    另外張滿還報說高氏也現異動,這些北齊余孽,一到關鍵時候就拖后腿,還不敢隨意處置,比之前那些人還要令人感到為難。

    按照往常的規矩,涉及到這些人的時候,一定要向皇帝報說,可現在嘛,姜寶宜覺著皇帝付其以重任,還要什么事都去宮中請教,他這個大將軍也就不用當了。

    而且吧,姜寶宜有感城中暗流涌動,覺著應該殺雞儆猴,拿一些人的頭顱來給那些首鼠兩端的人瞧瞧。

    好吧,多少年過去了,姜寶宜變化是不小,可有一點卻沒變,那就是殺人逞威的習慣還在,變的則會看家世下菜碟了。

    “你帶人去拿許世緒,張平高等……此輩忘恩負義,內外勾連,欲要開城以應外敵,罪無可恕,力斬,懸頭于城墻之上,以儆效尤?!?br />
    就知道……張滿錘擊著胸甲應諾一聲,轉身離去,他從晉地一直跟隨姜寶宜到現在,對姜寶宜的了解甚至超過了他對自己的了解。

    姜寶宜沒看到的是,背對著他的張滿臉上浮起一絲詭秘的微笑,片刻之后便恢復了平常。

    而姜寶宜自己則立即率兵前往前戶部尚書高綸府邸,高綸是北齊神武帝高歡嫡系血脈,這是出過皇帝的家族,到了關西之后,開枝散葉,同樣很是興旺。

    而高氏子弟除了沒有傳承到高歡高瞻遠矚,英明神武的一面之外,其余差不多都繼承了下來,比如說好色,又比如說乖戾……

    

    http://www.goigrjwg.buzz/beixiong/19732472.html

    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goigrjwg.buzz。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:m.gdbzkz.com
山水广西麻将正版下载 (★^O^★)MG跳跳猫猫登陆 青海快3走势图基本走势图 (★^O^★)MG持枪王者免费试玩 彩票店高频彩输几十万 新疆25选7历史开奖号码 江苏今天老快3走势图 (*^▽^*)MG幸运双星彩金 (^ω^)MG百慕大三角彩金 (-^O^-)MG搞笑斑马怎么玩 吉林快三和值 (^ω^)MG阿瓦隆_正规平台 (*^▽^*)MG舞龙投注 香港六合彩报码现场 南粤36选7怎样中奖方法 河北快3和值推荐 (★^O^★)MG妹妹很饿投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