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網址:www.goigrjwg.buzz
鬼吹燈 > 夢師館 > 第一章 西涼

第一章 西涼

    “按照我們西涼的習俗,我依舊還是王庭的公主??墒悄闶俏簢奶?,所以按照你們中原的規矩,我跟你回去??墒菫槭裁??我都答應跟你回去了,你還是殺了我西涼二十萬族人,為什么?”

    這是伯奇在西涼夢里聽到最悲切的話,也是困擾了西涼許久的痛。

    伯奇是魏國人,他是這個世界上最初的夢師,今天是他在長安街上開店的第三天。

    西涼是他開店以來的第一位客人,本以為這姑娘只是長得好看,性子活潑的尋常姑娘罷了,卻不想她是西涼國與魏國和親的公主,西涼國的掌上明珠,魏國太子的正妃。

    直到入了夢,伯奇才知道了西涼的身份,也知道了這個率性調皮的女子還有這樣被塵封的記憶。

    伯奇問西涼:“你想回西涼嗎?”

    西涼閃著明亮的眸子說:“當然想啊,做夢都想。我想我的父……親了?!蔽鳑霰鞠胝f父王的,可是她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,否則眼前的平民絕對會對自己卑躬屈膝的,這不是她想要的。

    看著西涼眼里的光彩,雖然已經不是第一次見面,伯奇卻也莫名的心疼起來。直到現在,西涼也不知道西涼國的國王,也就是西涼的父親早已經被殺,現在執政的是她主戰派的哥哥—努爾。

    伯奇抿了抿嘴,一時間不知道該怎么做。自己應不應該打開這記憶的封印,讓她知道三年前的真相。

    “喂,你在想什么???不是說你這夢師館能劃去人內心的執念,你快說說我的執念是什么?”

    西涼俏生生的聲音打斷了思考的伯奇,伯奇將視線再次放在西涼的臉上,此時臉上的光彩與眼中的好奇希冀與夢中看到的截然不同,伯奇的心猛然唄揪痛起來。

    “你的執念我不能告訴你,我只消除知道自己執念是什么的人的執念,作為酬勞我會把他們的夢境拿走?!辈娴脑捳Z平靜的像水一樣,眼睛靜靜的看著西涼說道:“不過你既然到店里來了,讓我做了法酬勞我還是要收的,便收走你一個夢好了?!?br />
    “喂,哪有你這樣的,什么都沒有做,就想拿報酬,你不會是個小騙子吧。再說了夢境這種東西,我不信你真能收的走?!?br />
    “信與不信是你的事,但是酬勞我還是要取的?!闭f著伯奇的右手食指中指并做劍指就要點向西涼的眉心。

    “鏘~”的一聲,站在西涼一旁的白云抽出了手中利劍指向伯奇,眼中銳利已經泛起殺意,頗有一言不合就要出手的意思。

    白云是西涼的侍女,從小就苦學武藝,被安排在西涼身邊做貼身侍女,過去了這么多年兩人的關系早已經情同姐妹。

    “哎呀~云姐,你不要一言不合就拔劍嘛,我還想看看他到底有沒有這個本事呢,要是沒有我們就砸了他的店,讓他騙人?!蔽鳑鲆姲自瓢蝿?,似乎早已經習慣了這般場面,柔聲說道。

    “公……小姐,這般稱呼實在不該,況且誰知道這小子安的什么心思?!睂τ谖鳑龅姆Q呼,白云趕忙低頭說著不該,但是手中的劍卻并沒有放下,反而逼近三分,依然搭在了伯奇的頸動脈上,犀利的眼神似乎在說“在不放下劍指,我便斬了你?!?br />
    見此,伯奇微微一笑,劍指從靠近西涼眉心一寸之處突然一轉,向著劍刃彈起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西涼頓時驚呼,出聲提醒,倒不是擔心白云,而是擔心伯奇的手指。

    只聽“?!钡囊宦?,原本搭在伯奇肩膀上的劍刃仿佛被大力擊中,扎在了地面上“嗡嗡”作響。

    看著風輕云淡的伯奇,兩人反應不一。西涼滿眼好奇,白云的修為她是知道的,早已經步入后天修為,尋常人自是難敵,卻不想看起來儒雅至極的伯奇竟有這般能耐。白云卻是更加緊張,如臨大敵一般。剛才手中感受到的力量卻不像表現出來的這般風輕云淡,此人修為絕對在自己之上,拉著西涼就想逃跑。

    “行了,若是我真有什么想法你們已然身死道消,哪有什么反抗的機會。進到我的店里無論如何酬勞都是要取的?!闭f著,手中劍指就要再次點向西涼。

    白云自然想要反抗,可是就在剛才就依然發現自己的身子被禁錮,無法動彈,想要說話之時嘴巴也被封了起來,一雙眼睛瞪得渾圓,惡狠狠的盯著伯奇。

    西涼看著逐漸靠近自己的劍指,心中莫名一慌,大喊:“等一下?!?br />
    “嗯?你還有什么話說?”

    “能不取嗎?”

    “不能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會不會疼???”西涼眼中仿若含淚,一副苦巴巴的樣子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沒有絲毫感覺,況且這次將這夢取出來是為了你好,我會一直保存著,倘若有一天你需要這夢的時候若是可以我會還給你的?!?br />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當然?!?br />
    “那好叭,那你取好了,我也想看看夢這種東西到底怎么取出來?!蔽鳑霭T著嘴說道,頗有一幅壯士赴死的模樣,說完便緊緊閉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伯奇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做出這樣的承諾,按照以前這夢必然會用來修煉的?;蛟S是因為她是第一個客人的緣故吧,伯奇在心里這樣想著。

    隨后不再猶豫,夢之力凝聚于劍指之上,轟然點在了西涼的眉心之上,紫色的夢之力順著指尖鉆入西涼的眉心之中。過了不到一刻,白云只見濃郁的紫色煙霧從西涼的眉心之中鉆了出來,裹挾著一枚白色的珠子。

    這珠子便是西涼被塵封的記憶,也是西涼無數次的夢。伯奇招了招手,這珠子便落在了掌心,再一翻手便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“好了,可以睜開眼睛了?!?br />
    隨著伯奇的話語聲落下,西涼便睜開了眼睛,原本被禁錮在一旁的白云,著急的撲向西涼,問到:“小姐,你沒事吧?”直到話語落下,這才發現自己的禁錮盡去。

    “我沒事啊,就是感覺好像什么東西不見了?!?br />
    西涼話語剛一出口,白云便是轉過身來惡狠狠的說道:“若是小姐有半分不測,我便是拼了命也要殺了你?!?br />
    “我沒事,你不要這樣說?!闭f罷,西涼向伯奇投去一個歉意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無妨?!辈娴哪樕弦琅f那副風輕云淡的模樣,仿佛這世間沒有什么能夠引起他的表情變化一樣。

    “對了,我的夢呢?你不是能取出來嗎?能不能給我看一眼?”西涼仿佛記起了什么,對著伯奇眨了眨眼睛說道。

    “也罷,便讓你看一眼?!闭f著,手掌心就出現了一枚珠子。不過和白云看到的不一樣,這珠子此時周圍彌漫著霧氣,怎么也看不清內里的東西。

    看著這神奇的一幕,西涼倒也不怕,感覺到這珠子有一股非常熟悉的感覺,下意識的伸出手去觸碰??墒沁€沒碰到的時候,這珠子便被伯奇收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給我看一眼又怎么樣嘛,小氣鬼?!蔽鳑鲇行┎婚_心的噘著嘴說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被你觸碰到了,這夢便回到你的腦子里了,我豈不白忙活了?!辈婢従忛_口,有意無意的瞥了一眼白云。

    白云心神一震,剛才盡管身子被禁錮,但是眼睛卻依舊能夠視物。她自然也看到了那珠子中的一些畫面,她明白那記憶對西涼的傷害。

    “小姐,我們走吧,到時間該回去了?!?br />
    西涼看了一眼外邊的天色,點了點頭。隨即又看向伯奇,問道:“我下次來會不會還要提取夢境呀?”西涼皺著眉頭問道,剛才心中出現的悵然并不好受。

    “下次嘛?就看你需不需要做什么了?如果你帶著好酒別無所求的話倒也不用?!?br />
    “真的?那下次我帶著好酒來?!钡玫讲婵隙ǖ幕貜?,西涼喜上眉梢,笑靨如花。

    看著這明媚的眉眼,伯奇一時間也是看癡了,但是很快便反應了過來,催促著說道:“快走吧,小店要打烊了?!?br />
    西涼看著莫名其妙就趕人的伯奇,倒也沒有在意什么,拉著白云就往外走,一邊走一邊說“回見”,直到兩人出了門,一柄短劍卻是突然飛了出來,穩穩當當的插在了劍鞘之中。

    兩人見此面面相覷,再回頭時,小店已經關了門。西涼抬起頭看著門上的牌匾,“夢師閣”三個大字只覺得異常奇妙。

    走在路上,西涼漫不經心的對白云說:“白云,你說這夢師閣里面的這個毛頭小子究竟是什么人啊,竟然有著將人夢境取出來的本事?!?br />
    “奴婢也不知道,不過此人的修為絕對不弱,也不知道這次事情究竟是好是壞,此人是敵是友?!?br />
    “想那么多干什么,我感覺他還挺有趣的嘛,等過幾天上元節的時候我們偷一壇皇宮的酒來,到時候和他交個朋友,還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呢?!?br />
    西涼眼中閃著光,像是天上的星辰一般,明閃閃、亮晶晶。似乎是在給白云說,又似乎是在自顧自的嘟囔著,絲毫沒有發現一直掉在后邊的便裝跟蹤者。

    白云早已注意到了,只不過看到那人樣貌之后索性不再去管。不過是太子派來監視太子妃的人罷了,之前早已經交過手,也知道了其身份,似乎太子并沒有瞞著的意思。

    再者說了,這人修為也是低端,壓根沒有什么威脅性。

    http://www.goigrjwg.buzz/mengshiguan/19730700.html

    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goigrjwg.buzz。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:m.gcdsk.com
山水广西麻将正版下载 qq长春麻将作弊器 4场进球彩18105 极速飞艇软件下载 大乐透5十2准确预测 极速5分赛车开奖记录 以太坊交易平台登陆 街机捕鱼游戏电玩城 香港麻将花牌是什么意思 彩票开奖东方6十1查询结果 篮彩大小分分析教学 吉林11选5软件源代码 11选5走势图 棒球比分直播 运彩即时比分 泰达币走势图 qq天津麻将外挂 事后分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