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吹燈 > 三國從培養奉先開始 > 第四十三章:宋皇后之殤(二合一超級大章)

第四十三章:宋皇后之殤(二合一超級大章)

    熹平六年,8月14日,長秋宮。

    宋皇后的原名是宋昱,不過現在很多人都忘記了她的名字了,因為頭上戴著的那頂后冠,大家都只記得她叫宋皇后。

    “皇后娘娘,今燕兒給您好生打扮一番,再把您最好看的發簪給您戴上!圣上??!說不準今天就會來看您呢!”

    一個約莫十四五歲、肌膚凈白、俏皮可愛的小宮女正站在宋皇后身后,殷勤得為其打扮著妝容。

    “哀家最好看的簪子?小燕子,那是哪一個簪子???”

    宋皇后微微一笑,回應著身后的小姑娘,也抬起頭看向鏡子里的自己。

    鵝蛋的臉兒,雪白的肌膚,小巧的鼻梁,烏黑的秀發精致的在頭頂盤了一個小鬏。

    雖然不能說是萬里挑一的美人,但也是一個雍容華貴的貴婦。

    唯一美中不足的是,她的眼角,已經有了細細的、絲絲的皺紋。

    “皇后娘娘!那肯定是陛下立您為后的時候,送給你的那支簪子??!“

    叫燕子的小婢女,嘟了嘟嘴,俏皮的回應了一句。

    陛下送的簪子嗎?

    那好像是七年前的事了......

    宋皇后看著鏡子里的自己,慢慢陷入了回憶.....

    曾經自己是何等的風光???十六歲的自己,就已經被掖庭封為貴人。

    而后的一年,更是被上天寵幸,成為了風華天下的皇后!

    只是她當時太傻了,滿腦子都是成為一個母儀天下的女人。

    想要以禮儀教導后宮,想要以仁慈聞名天下。

    卻忘了給自己這一切的,是龍座上的那一位。

    可是,自己那內斂溫婉的性子,真的做不來刻意去討好迎合那個男人,乃怕他是九五之尊。

    所以,那位越來越不喜歡自己。

    也許那位從來就不喜歡自己吧!

    “那就戴上那支簪子吧!”

    今天宋皇后有很重要的事,她想親自去見一見龍位上的那個人。

    所以,鬼使神差的,宋皇后竟然真的想再戴一次那只簪子。

    小丫頭聽此,開始手忙腳亂的在一旁的飾品盒內,找了起來。

    稍稍過了一會,這個叫燕子的婢女,帶著幾分不好意思道:

    “皇后娘娘,您的那支簪子,是不是沒有放在這里呀?”

    宋皇后笑了笑,沒有責怪燕子的失禮,還是一如既往的溫柔,甚至都沒有再自稱為哀家,善解人意的說道:

    “小丫頭,瞧你這記性!也就是我好說話,以后若是更了別的娘娘,可別千萬別再丟三落四的了!否則定是要受懲罰的,簪子應該在我寢臥那飾品盒里,你去尋來?!?br />
    燕子抿了抿自己的嘴,忽然卻站住了,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,不停捏著自己的小手,猶豫了很久:

    “宋皇后,要不,這一次我們不戴那個了吧!燕子,燕子幫你找幾個其他好看的...”

    “小燕子,你不能是把我那個簪子那去置了錢罷???你要是真的拿去換了錢,那可不行,我這沒什么,到是讓陛下知道了,要砍頭的!我這里還有些錢財,你抓緊拿去贖回來罷了!”

    宋皇后看了看面色有些焦急的小姑娘,和善的問著。

    燕子聞言,也被嚇了一跳,突然跪了下來:

    “皇后大人!您放心,燕子,燕子這就去尋來,您稍等?!?br />
    說罷,也不等宋皇后回話,一路小跑向屋內而去。

    “報,陛下與何貴妃到!”突然,門外忽然傳來一聲通報。

    陛下已經很久沒有主動來,不知為何今日和何貴妃一同前來?

    宋皇后眼神中閃過一絲異色,起身去長秋宮前迎駕。

    宮門外,一個面色如虛脫一般,穿著黃色大褂的自然是劉宏。

    而另一女子,紅衣罩體,一身華服,修長的玉頸下,一片酥胸如凝脂白玉,半遮半掩,素腰一束,竟不盈一握,一雙頎長水潤勻稱的秀腿裸露著,就連秀美的蓮足也在無聲地妖嬈著,甚是艷麗!這就是陛下新晉的貴妃,何貴妃。

    最后一人,何皇后更是認識,便是中常侍王甫,想來今日也是此人執勤。

    “喏,姐姐今天好生漂亮!”

    何貴人一見宋皇后,還未等劉宏開口,便主動招呼上前,而劉宏面帶微笑,也絲毫不在意何氏的逾越。

    “姐姐,這幾日妹妹一直對姐姐思念的緊,茶不思、飯不想;今日幸得陛下來我宮中休息,看我消瘦了些,才帶我來見見姐姐,一解我那相思之苦!”

    宋皇后看下眼前這個貌美如花的女子,淡淡的回應道:

    “何貴妃,你要是想來我這,自己便隨時可以過來的!”

    “哎呀,姐姐,又何止是我一人!陛下也想來看看你呢!畢竟,陛下也有..兩月?有一段時間未來這長秋宮了罷!”

    不知道為什么,宋皇后突然覺得這個何貴人好生厭惡。

    “陛下,成妾給您請安了!”

    宋皇后端莊的向劉宏施了一禮!

    “免禮了!今天何貴妃說想見皇后了,朕念叨著有一段時間也沒有過來,便一起過來看看你?!?br />
    劉宏隨意得說道,然后牽著何貴妃的手徑直向里走去。

    “謝皇上?!?br />
    宋皇后也未曾多說,跟在劉宏后面緩緩回到長秋宮內。

    而王甫,則恭恭敬敬站在長秋宮外等待。

    “娘娘,娘娘,發簪找到了!”

    就在此時,燕子拿著一個發簪又小跑了出來。

    眾人聞聲望去,只見一個小婢女手里拿著一個通體碧綠的簪子,簪身雕刻著栩栩如生的彩鳳,簪頭一朵雪蓮悄然綻放,還有一個蓮花子似的吊墜,端的是飄雅出塵。

    “陛下,陛下....”

    燕子好像被嚇到了,唯唯諾諾站在原地,不敢出聲。

    “這個小婢女怎么如此不懂禮貌?!眲⒑暌姶?,也皺了皺眉頭。

    宋皇后見狀,立馬上前,擋在了燕子身前,朝著劉宏欠身道:

    “陛下,都是成妾教導不好,你要責罰,便責罰臣妾就好了?!?br />
    此時,何貴妃也突然走到宋皇后身前,竟然直接跪在了劉宏面前:

    “陛下!請陛下原諒宋皇后,宋皇后畢竟是一國主母,統領后宮,哪有時間去管理這些小事!”

    說著,何貴妃甚至眼角出現了淚滴,嬌弱的向著劉宏發起了乞求:

    “求求陛下繞過宋皇后吧,陛下要懲罰,不如打臣妾好了!”

    看何貴妃拜在腳下,眨巴著大眼睛,楚楚可憐得樣子,劉宏哪里能舍得!只見劉宏上前一步,將何貴妃攬入懷里,溫柔的說道:

    “貴妃,我怎么可能打你呢?莫說是你,就是宋皇后我也不會懲罰的!”

    而后,劉宏抬起了頭,看向一旁的宋皇后道:

    “罷了罷了,你自己管好自己的婢女!沒事向何貴妃學學,像何貴妃一樣識得大體,朕也欣慰了!”

    還沒等宋皇后應答,何貴妃又是一身嬌喘,掙脫了劉宏的懷抱,走到了燕兒前,拿起了燕兒手中的發簪,嘟起了嘴看向劉宏道:

    “這支發簪真的好生漂亮,陛下,您都沒送過我那么好看的簪子呢!”

    劉宏聽此,無奈的回應道:

    “愛妃!你宮里珠光寶玉何曾少了?朕送你那么多好看的簪子,你怎能都不記著朕的好呢!”

    “陛下!嗯~嗯~臣妾就想要這一支!”

    說著,何貴人一手拿著簪子,一手又樓上劉宏,開始撒起嬌來。

    劉宏被何貴妃抱的咯咯直笑,然后看向宋皇后:

    “皇后,你作為一宮之主,不如把這個簪子賞給何貴人如何?來日朕再送你幾支!”

    宋皇后猛然愣住了,看向劉宏,不曾言語。

    “皇后,你不愿意?”劉宏忽然語氣有些微冷。

    兩人凝視了數秒,四周的溫度都仿佛降了下來。

    良久,宋皇后細不可聞的嘆了一口氣,低頭行了一禮,柔聲說道:

    “陛下有意,臣妾怎能不從命!”

    可是,就在宋皇后剛剛同意的時候,何貴妃又一個纖步,走到了宋皇后身前,不顧宋皇后的驚異,竟然直接拿著簪子刺在了宋皇后的發鬏上!

    “??!”頭發被發簪拉扯的疼痛讓宋皇后忍不住叫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??!妹妹弄疼了姐姐了嘛?只是妹妹看姐姐如此喜歡這簪子,實在不忍奪姐姐所愛,妹妹在這給姐姐道歉了?!?br />
    說著,何貴妃向宋皇后施了一禮,而后又好似不經意間繼續說道:

    “姐姐作為一國之母,可得好好統領好后宮,現在好多人都背后說過姐姐的壞話呢!姐姐不在意,可不能損了陛下的顏面??!”

    劉宏一聽這事,立馬嚴肅的向何貴妃問道:

    “誰人敢背后議論我皇家之士?還有,都曾議論的是何內容!”

    何貴妃一聽,惶恐的退了兩步,結巴的回應著劉宏:

    “陛下,陛下,成妾說錯話了!請陛下饒恕成妾!”

    劉宏聽此,當然不依不饒,在這大漢的天下,劉家的威嚴誰人敢挑釁!

    當下,劉宏拉著何貴妃的臂膀,再次問道:

    “愛妃,這事你需向我從實到來!宋皇后怎么說也是后宮之主,怎能允許他人非議?”

    何貴人頓時甩開劉宏的手掌,再次跪在了地上,似有哽咽的說道:

    “陛下,當初是何人所說,臣妾真的沒看清楚,但是這內容,這內容.....”

    劉宏眉頭一皺道:

    “說!”

    何貴人忽然哭了起來,竟趴在了劉宏的腳前:

    “陛下,臣妾、臣妾聽到,有人污蔑宋皇后她于宮中常常制作巫蠱,予以詛咒!而詛咒的人,詛咒的人....便是陛下,您??!”

    宋皇后聞言,臉色瞬間大變,慌忙跪倒:

    “陛下!臣妾冤枉!臣妾怎會詛咒陛下!”

    劉宏冷冷得看向腳底兩人,稍頃,出聲道:

    “讓門外王甫過來!”

    ........

    “陛下!您找老奴有事?”

    王甫把腰躬的很低,像一條趴在地上的老狗。

    “宮內近期是否有什么關于朕和皇后的傳聞!”

    劉宏冷聲問道!

    “這,陛下,這.....”

    王甫結結巴巴,而目光卻時不時轉向一旁跪在地上的宋皇后。

    劉宏一見,心理頓時明白了三分,當即一甩袖,徑直向屋內走去。

    “哼!王甫你跟著我進皇后室內看看!”

    王甫自然不敢不從,跟著劉宏向內走去,只是,待經過何貴妃時,兩人一眼對視,王甫嘴角露出了一種神秘的微笑。

    宋皇后的寢臥很簡單,所有東西都放的一絲不茍,整整齊齊。

    劉宏四周瞅了瞅,看到了一個盒子,下面是四五層絲巾,整齊的鋪開,這顯然是平時層層包裹起來,今天剛剛打開的。

    那是當時劉宏送給宋皇后的第一個禮物,裝的就是外面的那支碧玉簪。

    沒想到她一直那么認真保存著自己送的禮物,想起宋皇后平時待他也心細如絲,溫柔委婉,至今也無大錯。

    劉宏憤怒的心情好似得到了一點點緩解。

    或許,自己這些年是太冷落她了!

    劉宏上前兩步,用手輕輕摩挲著這個盒子,仿佛也不打算再在這個寢臥里翻找什么了。

    “吱?!眲⒑贻p輕打開了這個盒子。

    劉宏的眼角上頓時青筋暴露!兩個眼睛頓時充滿了血絲!面目猙獰的像一個魔鬼!

    盒子里赫然是一個扎滿了針的皇褂小人!

    “咣當!”劉宏奮力的把盒子狠狠摔在了地上!

    “宋昱,你給朕滾進來!”

    宋皇后一聽,也是心中一驚,趕緊起身向屋內跑去。

    可是,當她看到地上那個破碎的盒子、和一旁好似在笑的小人時,她臉色瞬間蒼白無比。

    “撲通!”宋皇后摔坐在了地板上。

    怎么會這樣?怎么會有這個!

    她宋昱從來沒有用巫蠱詛咒陛下!她一國之母為什么要詛咒陛下!

    她忽然想到了什么,回首看向了那個叫做燕兒的奴婢。

    燕兒此時滿臉淚水,低著頭,看都不敢看向她。

    這瞬間,宋昱好像什么都明白了.....

    http://www.goigrjwg.buzz/sanguocongpeiyangfengxiankaishi/19732488.html

    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goigrjwg.buzz。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:m.gdbzkz.com
山水广西麻将正版下载 超级大乐透 博易大师期货软件 亿客隆 河北快乐扑克走势图 天津快乐十分开奖走势 比特币莱特币行情通 炸金花技巧_进入游戏 上海时时彩最快开奖直播-首页 福利彩票20选5开奖规则 哪个刮刮乐容易中大奖 加拿大快乐8彩票控 球探体育手机比分网 莱特币官方网站 斗三公出各点数的概率 四人麻将游戏下载 中原福彩官方手机客户端下载